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微信号:乐亭发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 乐亭 >> 专题专栏>> 抗洪救灾>> 正文内容

在滦河大坝上的五天四夜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15日 点击数: 字体:

83,星期五,大雨转特大暴雨,河水处于高位

 

下午接到组织部通知,后备干部全都派上防洪一线。

18时半,在滦河大堤乐亭县中堡镇张庄段大坝上见到了组织委员李震生和副镇长王永健,他们已经在大坝上坚守了三天三夜。没有多余话语,震生告诉我们,张庄段水面距离大坝平均不足50厘米,低洼处仅10余厘米。比我想象的严重很多。

19时左右,镇里又陆续送来了编织袋、防水手电、帐篷等防洪物资。我们冒雨在大坝上组装帐篷,帐篷帆布几次差点被风吹走。张庄村支书张志田叫我们暂时到坝下村委会休息。我们婉拒了他的好意,虽然村委会离大坝不足百米,但这可能就是决定防洪成败的距离。

在京唐港防潮一线的同事来电话说,台风“达维”已经波及到了南部沿海,要我注意安全。话语间隐隐有一丝壮烈。

22时左右,大家开始分组沿着大坝向东西两边巡坝。风裹挟着雨点砸在脸上,雨水沿着雨衣帽檐、衣袖逆流进了衣服里,紧密的防水材质在罕见的风雨下漏洞百出。我们凭着地面的反光,努力分辨着泥地和积水,互相提醒着注意安全。遇到水坑就一寸一寸地用脚试探,看有没有空洞。听到了异常的水流声,大家就冒着滑下大坝的危险,寻找是否有老鼠洞、洞裂,脚下就是奔腾的河水,晚上听起来甚为凶悍。

走到一片泥泞地带,永健告诉我们:昨天,一辆防洪车陷在了靠河一侧,两辆铲车拉断了几根拇指粗钢绳才脱离险境。继续前行百余米,有一处用沙袋加固的地方。永健说,这里坝体低洼,河水、雨水冲开了一道口子,镇里工作人员和百余名村民直接跳进河水里用沙袋加固,才算堵住了口子。

回到帐篷,第二组巡坝队伍出发了。我们把编织袋码放在泥水中当床铺,穿着雨衣躺下休息。手电光下写我做着简单记录,雨水渗过帐篷接缝滴答在头发上。震生说,如果水漫过了大坝,就立即组织村民撤离,我们最后走。

没有人说什么,大家都明白这是我们的职责。

 

84,星期六,暴雨转多云,河水稳中有降

 

凌晨到早上,又巡了两次大坝。第二次巡坝回来,恰好中堡镇党委书记骆建永巡查到我们这一段。骆书记说:中堡是滦河乐亭段的门户,这里一旦出现问题,全县就要受到波及。

没有太多鼓舞的官话,却把一种信任和重托交予了我们。

早上,闫各庄镇镇长薛晓东带着10名防洪人员赶来支援,实际上,闫各庄镇由于地势低洼,发生了内涝,损失也很大。

王永健带着我们到不远处的止水坝上查看水势,他说:81日的时候,上游放水超过3000立方米流量,由于许多村民没见过这么大的洪水,还聚集坝上看热闹。镇里的工作人员在300多米长的止水坝上奔走几十个来回把群众逐个带离后,大水几乎切断了退路。

站在已经淹没多半的止水坝上,宽阔的水面望不到边际。永健告诉我们:洪峰来临之前,镇里派人沿着15公里的大坝疏散居民、养殖场和企业。上游的唐人神公司50多名工作人员撤离不及时,镇里派车从滦南绕行,在洪峰来临前接出了全部工作人员和重要设备,并在县城妥善安置。下游一个养牛场里20余名群众和近400头奶牛被困,镇长常荣兴带着镇里的工作人员和前来支援的武警消防官兵沿着已经被淹没的田地行进了3公里,水下分布着许多机井和深沟,危机四伏。等到群众和奶牛全部上岸,河水已经涨到齐腰深。

下午,驻守在北东段的县电视台记者汪芳打来电话告诉我,上午北东段大坝出现了裂缝,北京军区某部240余名官兵在其他险段奋战一天一夜后就又赶了过来。官兵们从迎水坡跳进冰冷的水中添堵沙袋,在背面坡挥起大锤砸实木桩,还带领着现场救险的群众一起唱歌激励斗志。

虽未亲见,那种场景却清晰地展现。

 

85,星期日,阴有小雨,河水降速加快

 

我们通过放在河里缓坡上摆的石头观察到水位下降,大家的紧张情绪也稍微放松了一些。

西边的堤段出现裂缝。震生让张志田调大抓车来填土。东边的堤坝太松软,张志田又调来了铲车,把村里一户人家的钢渣运上大坝覆盖泥地便于通车。主人听说是防洪用,坚持要求将剩余钢渣全用奉献出来。

震生告诉我们,水位下降后,大坝的迎面坡可能会有坍塌的风险,而且一些漏水的部分也要及早发现处理,上游的水库压力依然很大,很可能会再次泄洪。大家稍微放松的心情又开始紧张起来,巡坝更加仔细,任何一处可疑点都要排查。

下午的时候,王永健的家人来看他,许多天没见着爸爸的孩子,抱着他一个劲儿地哭,非要让爸爸回家。永健找了个机会躲开儿子,然后找个角落打电话让家人回去。

守在大坝上的人都默默不语,大家也都担心着家里情况,也都思念着孩子,但是我们不能走。

 

86,星期一,晴,河水大幅下降

 

河水大幅下降了,天气预报预测,未来几天都是晴天,上游泄洪的可能性变小。村支书张志田这几天一直跟我们在一起,不管是巡坝还是守夜,他都没有回过仅百米之遥的家。

家里陆续送来了换洗的衣物,却被村路上的积水挡在村外,我们也看着没过小腿的积水发愁。一位好心的大娘见我们是防汛人员,立即高兴地叫我们从她家穿过去避开积水,并招呼对门的村民给我们开门。村民们纷纷留我们吃饭,或是送上蔬菜瓜果,望着热情的村民,眼泪差点掉下来。

其实,只要我们把群众的难处放在眼里,他们就会把我们放在心里。

中午,坝上人员轮流到村妇女主任家吃饭。当一盘盘煮饺端上来,所有人都被感动了:给30多个大男人包饺子,那得多大的工作量。妇女主任一直忙前忙后,嘴里不停地念叨,吃饱了不想家,就把这里当家。

傍晚,大坝上我们议论着洪峰再来怎么应对。一位始终沉默的村民突然说:“要是发大水了,你们别动我们上,我们都会水。”

我们知道这不是玩笑话,他把我们当成了家人。

 

87,星期二,晴,危险基本解除

今天早上得知,省里解除了滦河流域的三级预警,虽然上游水库依然保持了1000立方米的流量,但水位依然在下降,大坝情况稳定。

震生和永健虽然开始轮班,但撤下去的那个也没休息,而是立刻组织开展灾后重建。上午得到消息,我们在原地驻守,帮助当地组织灾后自救。

张志田也在坚守。他家的玉米地全都被淹没了,直接损失近2万元,是村民告诉我们的。我们终于明白为什么他在村里有那么高的威信,这是一位真正的共产党员,把村民的利益看得比自己更重要。

想到我们可能就要离开大坝了,心里还有几分不舍。大家商议后,每人拿出了100元钱,捐给当地用于灾后重建。

钱虽不多,聊表寸心。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