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微信号:乐亭发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 乐亭 >> 专题专栏>> 抗洪救灾>> 正文内容

浓浓乡情划去肆虐洪水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15日 点击数: 字体:

浓浓乡情划去肆虐洪水

——乐亭县姜各庄镇群众抗洪自救掠影

 

强降雨,240毫米,240毫米……滦河水位急涨不断!
洪峰过境,2500立方米/秒,4010立方米/秒……位于滦河入海口的乐亭县姜各庄镇堤坝险情不断!
风暴潮侵袭,姜各庄镇26公里海岸线海浪平均高度达到1.8米,大李庄5年以下的树木消失不见,黄口路段数十棵大树连根拔起,洪水漫过公路,进镇道路严重受阻!
面对全市最危重的汛情,乐亭县姜各庄镇农民群众奋勇抗险、自强自救的感人场面,不断展现于世人面前。
 
家乡的好儿郎 人民的子弟兵
 
“大家注意了!大家注意了!水位还在猛涨,大坝吃紧,村里18岁以上、55岁以下的,愿意参加抗洪的,赶紧拿着工具上大坝!”8月2日一大早,前郑庄村广播中反复急切地召唤,让大家深切感受到了汛情的危急。
即将结束探亲假期的23岁某海军士兵戚伟强,不顾这几天与乡亲们固坝的劳累,抄起铁锹,再次冲向了村里最危险的坝段。巡坝、扛沙袋、铺塑料、观察水位,与干部、村民一起坚守大坝。3日凌晨,最大流量达4280立方米/秒的滦河第一波洪峰刚被送走,台风“达维”又赶来“凑热闹”!正在组织村民轮流休息、准备迎接下一场战斗的村委刘学池,得知“伟强刚才听说五村那边有险情,急着赶去了”,拍着大腿说:“都在坝上泡了20多个钟头了,连件雨衣都没穿,让他休息,他总说等情况稳定了再说,这孩子,别累坏喽啊!”就这样,狂风暴雨中,人们总能在前郑庄、五村、刘赵庄等多处险段看见这个精瘦硬朗、不知疲倦的海军小子。
面对乡亲们的关心和赞许,戚伟强说:“我是一名解放军,更是家乡的一分子,家人有难,我必须义无反顾,竭尽全力,冲到最前头!”现在,戚伟强已将家乡遭受的严重灾情汇报部队,推迟了归队时间,和村民一起挖渠排水、掩埋动物尸体,投身于帮助乡亲们恢复生产、降低损失的战斗当中。
 
菜刀斧锯劈倒木 部队救灾不容缓
 
在8月3日那个汛情最为危急的夜晚,大李庄村委会主任李学功等人,已在坝上坚守了40多个小时,由于该村处在滦河与二滦河交汇处,位置险要,大家丝毫不敢怠慢。
夜里12点左右,狂风暴雨中,巡坝回来的李学功等人刚进面包车里还未坐定,一棵大树哗啦一声倒在车前,树枝砸得车身一阵摇晃。李学功等人惊魂未定大叫一声“不好!”赶紧下车查看大坝情况,只见白坨坝段庄北、庄东两侧的大树一棵棵倒下,就在这时,李主任接到镇党委书记马立存的电话:“老李呀,你们那里情况怎么样啊?”还没等他汇报情况,马书记接着说“老杜庄大坝下沉严重,5点半左右会有300名部队官兵从你那里经过,你们看着点,看他们有啥需要不,啊!没问题吧?”听到这里,老李一咬牙说:“没问题!”
挂断电话,老李把身边的村民聚在一起:“我没告诉马书记我们的情况,要不他得急疯喽!但是,咱们就是豁出命去,也得保证部队顺利通过!”于是他们留下三个人继续查看大坝情况,剩下的人马上回村拿工具。
不一会儿,李学功等人从村里叫起了七八个青壮小伙子。当听到大树把抢险部队的路拦住了,村民们二话没说,把木匠锯、手把锯、斧子甚至菜刀,凡是能劈能砍的工具全都带上,再次回到坝上。眼前,10年的大树横七竖八地叠满了大坝,此时,这些地地道道的农民兄弟急红了眼睛,纷纷拽下湿透、碍手的雨衣,光着膀子,又是爬又是钻,顾不得身旁时不时倒下的大树,锯的锯、砍的砍、搬的搬,喊着号子加着油。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一棵、两棵、三棵……
清晨快5点时,这些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们,瘫倒在泥泞的坝顶,说什么也动弹不得。6点时分,村里人扶起他们,看着部队顺利通过,这些人笑了。
后来,村里人粗略数了数,当天夜里倒掉了100多棵大树,被他们砍断、锯开、挪走的,就有近60棵。
 
猪羊悄然回圈 村长无悔付出
 
洪水退去,正当庄东村赵国祥望着自家养殖场里肚皮朝上、飘荡于积水中的猪羊尸体,经受着妻子声泪俱下的责骂之时,一阵“咩咩”叫声,让他眼睛一亮。循声望去,只见村里几位大爷和乡亲们赶着十来只猪羊,背着几袋子饲料,来到了他的跟前。
“国祥啊,我们就捡着了这么几个呀。”握着赵大爷的手,赵国祥转过头,擦了擦眼角,叫妻子给每位捡到他家猪羊的乡亲100元钱。“谢谢大伙儿啦,不能让你们白给我养好几天啊!”可大伙儿说啥也不要:“你是为了我们大伙儿才遭这么大的损失,你这钱,我们拿不动啊!”
原来从8月1日起,身为村支书的赵国祥就一直带领村民在抗洪抢险的一线奋战。他自己家的养殖场地势低洼,处于危险地段,镇干部与村民几次要先把他家的300多只羊和300多头猪转移到较安全的地段,但是他总是先紧着其他养殖户先转移,从2号开始,汛情不断加急,他又带领村民加固堤坝,抢险救灾,把家整个扔给了妻子一个人。
“我一个女人家实在牵不动那么些个猪啊羊啊!眼瞅着洪水到跟前咧,我干脆就把圈门都打开了,让这些活口自己逃命去吧,我就想不管跑哪儿去,能活就好,也不枉它们跟我们一回!”他的妻子一提起当时的情况,不禁泪点急下。可是,看着被送回来的、精精神神的猪羊,她对丈夫说:“冲着大伙儿这份心,咱们就是倾家荡产,我也不怨你了!”说完,自己边擦着眼泪,边望着乡亲们笑了起来。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更多
上一篇:风口浪尖中的坚守[ 10-15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