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微信号:乐亭发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乐亭 >> 走进乐亭>> 乐亭史话>> 正文内容

四大望族之一——小黑坨张家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2年12月26日 点击数: 字体:
  说起四大望族之一的小黑坨张家,身为乐亭人,马上就会想到民间广为流传的京东快马张的故事。张家祖辈闯关东,靠商业起家,有了显赫一时的门庭。张家的发展史是怎样的?又是如何由盛而衰的呢?
   据张希孔八代孙张国良介绍,张家先祖是明朝时代长江以南的湖南人。第一代张京,明末在湖南做巡抚,和杨继盛同殿称臣,后来因和杨继盛一起参了严嵩,结果 没参成,后世被流放,辗转流落到乐亭。流落到乐亭的张京家人,定居在小黑坨,到了后辈张希孔一代,生活已是困苦不堪,出于无奈,张希孔、张希孟、张希曾兄 弟三人只好沿途乞讨,走上了闯关东的道路。由于兄弟三人会做木匠活,便在当时交通便利的农安镇一家木材场干短工。
  到木材场一干就是十年,积 攒了点钱。后来,木材场场主家道中落,不想再做买卖,又看到张氏三兄弟老实忠厚,就把木材场兑给了张氏。从此,张希孔在东北有了自己的一份产业,靠着艰苦 创业、勤俭节约,木材场逐渐做大,回头客增多,方圆几十里开始小有名气。关于张家在东北的发迹,民间还有一个古老的传说。
  民间文学作家何宗 禹讲道:张氏哥三儿,踌躇满志,发展买卖,有一天,木材场来了一个老者,五短身材,鹤发童颜,声若洪钟,张希孔一看此人不凡,好生招待,言语当中,两人谈 得很投机,席间兴起,这个老人就说: “老弟,不瞒你说,老哥在北山有不少木材,质量也好,红松、白松、落叶松各种杂木,一应俱全,我回去以后,一准儿把木材给你发来。”老者走了以后,不久, 松花江、饮马河、伊通河流域洪水泛滥,在农安镇,从上游发来不少木排、木排上的木材根根打着“张希孔”三字印号,木材到了以后,伊通河岸堆积如山。张希孔 兄弟正愁没有销路,无巧不成书,乾隆28年(1763年),农安镇船厂失火,当地叫天火,大火秧及全镇,灾害过后,进行重修重建时,木材奇缺,张希孔这些 木材正好碰上好价钱,不出几天,销售一空。得到巨财之后,诚实守信的张希孔兄弟商量如何回报老者,他们用最好成色的金子铸了一个24斤重的金元宝,等老者 来取,可是,左等右盼,望眼欲穿,老者却没有来,从这以后,张家的买卖有了更大的发迹。
  虽然传说近于荒诞,但张希孔白手起家、勇于开拓的精神让后人为之敬仰。由于他善于经营、讲求信誉,因而生意兴隆,木材场的规模也一再扩大。张希孔的声誉在吉林一带颇有影响。
  到了张希孔之子——张益这一代,张家买卖更趋昌隆,除了经营木材外,还兼营当铺、油厂等,商号均以“万”字打头,一时间,农安、长春、吉林等地, “万”字号买卖兴盛如林,大小达一百多家。
   买卖的红火,为张家带来了大量的财富,发家后的张家在家乡建立了自己的庄园。随着庄园的兴建,子孙的繁衍,在张益这一代上,兄弟五人都建有自已的堂号, 即:万秀堂、万寿堂、万福堂、万宝堂、万象堂。张益生有两子,长子张云江在关内主持家务:次子张云峰在东北经营买卖,兄弟二人互相帮衬、各显才能,从而使 张家财势日进斗金,如日中天。
  张云江长子张玉相,字攻璞,世称张老攻,是张希孔的曾孙。从他呱呱坠地的那天起,张老攻就生活在张家的鼎盛时 期,财源滚滚,不可一世。在当时,张家深深感到家中无人做官,地位的卑微,单凭做买卖,虽然财大气粗,但却不象忝列官宦那样显赫门庭,同时也不利于财势的 进一步发迹。于是,张家开始向官场里涉足,张老攻经过一番努力,取得了清王朝官职,被赦封为清花翎二品衔参将之职。
  据张家后人回忆,张老攻 的堂号为中兴堂,其正宅为五间五进的庭院,建筑风格仿故宫而建,正门前有当朝权臣李鸿章手书“文下轿,武下马”的石碑,正门内侧悬挂皇族亲王赠于张老玫的 横匾。内廷长廊围栏,画栋雕梁,气象万千;东西跨院为外宅,亭、台、楼、阁别致独特,池塘清波,鱼跃荷香,江南美景宛若眼前。
  张老攻性情豪爽,平生好乐,习武功,善骑射,尤好赛马,平时选购良马不惜花重金。
   张希孔八代孙张国良讲:张老攻30岁时进了一次北京,正遇到亲王们赛马,张老攻年轻气盛,又好赛马,由于好奇就溜进了赛马场。因为是王公大臣们赛马,朝 廷一品官都进不去,他一个二品宫,带着官衔进去多危险,张老攻一上场,就闯了祸,马超过安德海一头,安德海是代表老佛爷的,安德海问: ‘赛马者是谁?”张老攻没敢报真名,回答说: “京东快马张。”安德海下令: “关闭城门,抓京东快马张。”
  张老攻从京城连夜赶回小黑坨,倒也惊出了一身冷汗。此事在其姐夫杨御使的疏通下,费劲周折,方大事化小,终于平息下来。但“京东快马张”的大名不胫而走,流传至今。
  张家富甲一方后,开始注重对其子弟的教育,设馆立学。令其子弟入馆受书。在张家学馆众多的受学者当中,最为出名的莫过于中国共产党主要创始人之一的李大钊。李大钊幼年时曾为张老攻之子张君回的陪读,一起学习两年有余,可以说,李大钊的启蒙教育得益于张家学馆。
   虽然张老攻生活在张家的鼎盛时期,但张家的衰败也是自张老攻开始的,原因何在呢?从主观上来说,张家的繁衍至张老攻这代,由于权财相济,便不思进取,只 顾贪图享乐,毫无创业意识;而在客观上,清朝灭亡,民国建立,军阀割据,战乱频繁,商号纷纷倒闭,家业逐渐萎缩,张家一步步走向衰落。到张老攻孙辈张世安 时,家业已被耗尽,张家大院也被拆除变卖。家道的败落,时局的发展,激发了张家后世子孙的觉醒,或走上了革命道路,或出国留学。如张老攻曾孙辈的张振平, 曾任河北省农科院院长;张振环曾任南京军区师级干部。
  先辈的艰苦创业,后代的安逸享乐,导致张家一步步走向衰败。创业容易守业难,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惟艰。这是从小黑坨张家的兴衰史中悟出的一个道理,也是对我们大家的一点启示。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更多
下一篇:京东第一家[ 12-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