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乐亭发布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乐亭县人民政府 >> 走进乐亭>> 读乐亭>> 正文内容

一夜桃花开

文章来源:乐亭文化研究会会刊《读乐亭》65期 作者:马砚田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21日 点击数:100 次 字体:

    忽如一夜春离去,又见桃花千树开。

  故乡的暖棚,棚棚连营。桃花开在暖棚里。棚内棚外,是两个季节。棚内,藏着夏景春光,满棚桃花香。棚外,四野凝寒,冻一地忧伤。错季地故乡,桃花在寒冬里飘香。不用说前工业化时代了,追风少年的回忆与梦想呢?它模糊了我的童年。

  千树万树桃花红,百棚青桃桃满棚。故乡的好景色,拓展了我对故乡未来的形象思维。我知道,把三月春光剪裁在三九寒天里,是农民的心血和智慧把冻土焐热,他们勤劳地双手,还有富民政策,是描绘桃花和雪花共舞之画廊地原动力。站在他们面前,我仅仅是一个“今朝花好月圆,明日凭栏吊古”的散淡闲人么?我还看见,那些为大棚桃大梁,在劳动现场当值的农民,都是老年人。村里没有青年人了。青年人都去了远方,他们在山那边,海那边。只留下了乡愁。与故乡的宁静与朴素相比,青年人更爱城市地喧嚣与浪漫。他们与故乡的季节与植物渐行渐远了。农耕之家后继无人了。那些父辈、祖辈们哪!他们一直在大棚内外坚守。他们把太阳当成钟表,分秒地刻度就在太阳的升起落下,所以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大棚不倒,树根深深扎下。

  一个农妇,上了年岁的农妇,从大棚里走出来。身上,穿着一件旧式老袄。她的腮颊,出棚时滴着汗珠,迈进田野,汗珠,被冰刀似的寒风,雕成冰茬。她站在雪封地土地上,干咳几声。我把这声音视作对远方的呼唤。北风,帮她掸落身上的几片绿叶,几朵红花。和花瓣一起,黏在她衣襟上的,还有一品活物,蜂子。这只在别的季节才能见到的小精灵,喜热不耐寒的采花郎,自知棚外不是去处,跌跌撞撞地,重飞棚内。临走,衔走了一个句子,句子是相亲们昨日旧梦里,丢失的盼望。好日子,是乡亲们的共想。就在他们手上。

  故乡的大棚啊!我是受益最多的一个。我不仅看见了景色,我还听到了声音。为了赶走寂寞,为不间断地劳作提神助力,每一个大棚户,都自备了微型收音机。天气预报、农业科技信息,果蔬收购网台,自不必说。至于偏好,各有取舍。有听大鼓的。有听皮影的。有听戏剧的。有听歌曲的。听评书的,居多。还有,别的。在一家大棚前,我被牵住了脚步。先是一曲唢呐《送粮路上》,再奏一曲琵琶《十面埋伏》,还有一曲二胡《二泉映月》,再来一曲小提琴《梁祝》。难怪我朔风而立,这种我至爱的音色,久违了。真的是天籁之音,曲高和寡。农忙中有休闲的趣味,更让我动容。听到棚外有人声,戴着老花镜的主人,出来打着“请”的手势。角落里,居然摆放着烟、茶。正在顾自忙活地主人,又打了一个“自便”地手势。我没有自便。不是因为烟的廉价,茶的大路。只是因着棚内棚外的温差,是两个极端,一时难于适应,只好告辞。蜜蜂嗡嗡忙送客,枝枝桃花把我拦。让我看在眼里,听在耳里,爱在心里的故乡大棚啊,你是春的据点,夏的驿站,我的补白么?

  我也曾经有过青年。在一首新诗旧作里,我忆得说过:木桥夕阳斜挂,水车摇醒朝霞,溪流汩汩鸣蛙,农女轻吟桑麻,梦回栅栏自家。但是有一个画面,就是故乡的大棚桃园,让我更感鲜活。绿着你的绿叶,红着你的桃花,鲜着你的鲜桃,幸福着你的全家。我的乡愁,在千树万树指头发芽。

  一夜桃花开。

  (作者马砚田,原丰润区武装部政委。)  



告示:

乐亭文化研究会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乐亭文化研究会博客《乐亭牵情》http://blog.sina.com.cn/u/2696203315

欢迎留言、投稿!


上一篇:车轮[ 04-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