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乐亭发布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乐亭县人民政府 >> 走进乐亭>> 读乐亭>> 正文内容

我与西沙海洋博物馆的不懈情缘

文章来源:乐亭文化研究会会刊《读乐亭》65期 作者:齐平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21日 点击数:408 次 字体:

    笔者于19959月由西沙海防哨转业,并于当年年末被分配到唐山京唐港务局工作。服役期间曾在西沙永兴岛度过了极不平凡的5载光阴。屈指算来,虽然转业25年了,但因长年累月与这里的官兵和驻岛渔民长期相处,使我一直对这里的人,这里的物情有独钟。尤其是西沙的海洋博物馆,更是由于我对她情爱有佳,早就与其结下了不懈之缘。1990年,我奉命调任西沙某部侦察科长,离她就更近了。实不相瞒,自此至今,我一直非常喜欢该馆。可以说在此服役期间,我几乎每星期都到馆里看一看,因为这里陈列的许多海洋标本,对我有着一种难于言表的巨大吸引力。转业后,我也一直向往并盼望着,企望老天能再给我一次到西沙的机会,亲眼看一看这里的巨变。然而如今我的这一愿望却一直未能变成现实。无奈,我只能借助于网络和不少好心的海南战友讲述来经常关心和了解她的巨变。据悉,如今的西沙海洋博物馆不仅规模较前有了明显扩大,而且其展品的数量和品种也增加了许多。但是所有这一切并未能使我忘却她那非同寻常的起源。

  记得此馆最初的位置是在西沙海军俱乐部东侧,从整体上看,是一栋两层楼高的白色建筑物。里面的标本五花八门,几乎包括了南海大部分海洋动物和生物。说她非同寻常,是因为她是西沙一位普通士兵(后转为志愿兵,再后来提升为营职军官)历经艰辛,并冒着生命危险亲手创立的,后来在驻岛官兵、地方政府和广大渔民,特别是原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刘华清上将以及其他海军首长的大力支持下,又成为全军闻名、我国最南端的海洋博物馆。面对她现在的巨变,我感慨万千,又突然想起了她的最初创建人——王三奇。

    三奇给西沙官兵留下了博物馆

  正是由于他多年的苦心经营和奋力拼搏,才使得博物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添置了大量海洋生物标本。比如,我随便说出几个,您可能都会耳目一新,眼前一亮。有的身上布满孔雀斑点,谓之“孔雀颈鳍鱼”;有的底部如马蹄、形如金字塔,名曰“马蹄螺”;有的外形酷似梅花,颜色浅黑,布满白色斑点,名曰“梅花参”。还有各式各样鱼类标本和形态各异的珊瑚花、石花,更使得整个陈列馆琳琅满目,妙趣横生,让观者留连忘返,回味无穷。为了便于游人观展,三奇曾动了不少脑筋,花费大量心血对展品进行精心布置和巧妙构思:首先他将该馆分为上下两层布置,其次是进行科学分类展出。一楼内有一棵一人多高的旱树。树枝上摆放着五六只鲣鸟标本和两三只白鹭标本。这些鲣鸟的羽毛大多为雪白色,毛融融的,睁着两人工制作的大眼睛,有的像正在收翅刚刚落地,有的像振翅欲飞,有的像站立远眺,还有的像正在跳着优美的迎宾舞……真可谓千姿百态,栩栩如生。尤其令人称奇的是此旱树系天然活树,一年四季长青,绿色的叶子与白色的鲣鸟、白鹭相配,拍出的彩色照片非常惹人喜爱;二楼按龟、鱼、虾、蟹、贝类等分为5个展厅。龟类展厅主要是大小不同的各种海龟和玳瑁;鱼类展厅主要是各种奇形怪状的鱼,包括气鼓鱼、电鳐鱼、鳗鱼、鲨鱼、巨鱿等;虾类展厅主要是各式各样的龙虾和一些平时很难见到的无名怪虾;蟹类展厅主要人头蟹、旱蟹、梭子蟹、寄生蟹等;贝类展厅主要是虎斑贝、唐冠螺、凤尾螺、鹦鹉螺、八角螺等。另外在二楼展厅的东侧还有一间后来增加的特别展厅。此厅陈列着西沙历年获得的各种荣誉、各级首长的提词、各大机关单位赠送的锦旗以及西沙历史遗物和西沙海战照片等。值得一提的是,原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刘华清同志对该馆的建立非常关心和重视,并专门为其题写了馆名。远远望去,“西沙海洋博物馆”七个红色的行书大字,英俊洒脱,笔道刚柔相济,点画变化多端,既增加了其艺术美感,又大大增加了其知名度。

    三奇是怎样创建博物馆的

  俗话说,饮水思源。喝水不要忘记挖井人,参观西沙海洋博物馆,我们照样不应忘记第一任馆长王三奇。因为此馆的建立,属他功劳最大。王三奇是1976年由湖北省入伍的海军军官。为了建立此馆,他不仅吃了不少苦,操了不少心,而且还经历过许多惊心动魄、死里逃生的事。最后总算实现了他多年的夙愿——在我国南海前哨建起了第一个标本数量最多、品种最齐全的海洋博物馆。

  建海洋博物馆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搜集标本;搜集标本最大的困难是什么?缺少经费,王三奇如是说。起初,他身为一名战士,每月只有二三十元钱的津贴费,日常花销够用也就满不错了,哪里还有钱添置标本呢?有时,为了买到一个好一点儿的标本,他不得不写信向家里要钱或向朋友们借一些钱来解一时的燃眉之急。后来,他虽然被相继提升为志愿兵和海军军官,但随着馆藏规模的不断扩大,经费仍显得十分紧张。为了克服这些难题,王三奇只好立足实际,采取了以下两种做法。一是自己亲自下海去捉。有一次,我曾特意问过他这样一个问题。“你自己捉,肯定会遇到过不少危险场面,比如鲨鱼袭击等。”他沉思了一会儿,说,穿着潜水衣,背着氧气瓶在水下寻找目标可不比在地面上,随时都可能遇到这样或那样的危险。“我不但多次遇到过鲨鱼的袭击,还常常遇到过其它危险鱼类的袭击。例如,捕捉馆内那只最大的电鳐鱼标本时,我就差一点儿‘有去无回’。这条鳐鱼长着一条长长的尾巴,从外表看,除了长有许多弯弯曲曲、密密麻麻的黑刺外,似乎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因而很容易被人忽视。实际上,这是电鳐鱼战胜一切敌害最有利的武器。黑色的骨刺有剧毒,人体一旦被它刺中,便会立即出现红肿、剧痛,严重时甚至致人死亡。此外,电鳐鱼本身还能发出数百伏的高电压,并使接触到它的人和其它海洋动物‘触电’。捕捉这只大鳐鱼时,我曾受到其尾部(毒害)和身体放电双重伤害。万幸的是,总算没有伤到要害部位,不然后果就很难想象了。”二是凭着与渔民的深厚感情,使其低价出卖或自愿相送。海南省琼海县的渔民经常来西沙海域捕鱼作业。这对三奇来说,真可以算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天赐良机。因此,不论工作多忙,他总是利用渔民停泊加水、加油或临时上岛小憩的机会,主动与他们接触,并想尽一切办法帮助他们解决各种难题。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正是靠着这种诚心诚意和不怨其烦,久而久之,三奇便与他们建立了深厚的情意和感情。据说,每当渔民们抓到什么稀奇古怪的海洋动物时,总是主动与他联系,并任他随便挑选。有的知道他手头不宽余,只是象征性地收一点点钱,有的干粹无偿地送给他,还有的主动提出带他上船,并千方百计地协助他捕捉各种他所需要的海洋动物。这样几年下来,他搜集并亲手制作了数百件海洋动物标本。为了让参观的人在看实物标本的同时从中学到更多的科学知识,三奇还克服不少困难,千方百计地学习各种海洋动物知识,并利用业余时间给所有的标本制作了精美的图谱和简要介绍。使人一目了然。书上没有收入的海洋动物,他就专门跑到海南省海洋动物研究所向老专家或老教授们请教。有时为了弄清一两个疑难问题,他竞连续跑上十天半月,直到全部弄懂为止。有一次,我带着一位从北京来的海军朋友去海洋博物馆照相,看到三奇正在给标本制作标签,就顺便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三奇,你从来没有上过海洋大学,怎么对海洋动物这样精通?”他笑了笑说,“毛主席讲过从战争学习战争,可以实现从不会打仗到会打仗的转变。我由此受到启发,来了个从海洋动物学习海洋动物。说得更确切一点儿,就是对照海洋动物学习海洋动物。起初,面对琳琅满目、形形色色的海洋动物标本,我曾多次急得团团转,特别是遇到别人问及时,更是感到尴尬难堪。知之甚少或一概不知使我不止一次苦恼过,彷徨过。但我始终坚信,只要下苦功夫,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于是,我除了向老渔民和专家教授们请教外,还利用业余时间刻苦自学了大量海洋动物专著。俗话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经过几年的辛勤劳作,我终于从一个门外汉变成了一个行家里手。并得到了海南省海洋动物研究所专家们的认可。后来,为了感谢许多专家教授们的友好相助,让他们更好地了解西沙海洋动物,我又在原来的基础上给标本补加了英文名称,并详细地注明了捕获海域以及简要抓捕方法等。此外我还给所有标本逐个拍摄了彩色照片,做到了‘实物、照片、文字说明三位一体’。受到了游人和来岛考察专家们的广泛赞誉。

西沙海洋博物馆已今非昔比

  如今的西沙海洋博物馆早已今非昔比。从她开始创建至今,一直得到了各级领导和有关人员的大力支持。特别是许多将军、专家和地方领导,将他们收集到的不少心爱的海洋生物标本无偿地赠送给了西沙;湛江市、海南省海洋厅的专业人员也在技术上给予了多方具体指导和大力支持。

  200010月,西沙部队对海洋博物馆进行了扩建,2001年元旦,新的海洋博物馆新馆正式开馆,以崭新的面貌迎接新世纪的到来。扩建后的博物馆展厅面积一下增大至800平方米,分为图文厅、海石花厅、海龟龙虾厅、海鱼标本厅等8个厅,共收藏各类海洋标本、图片资料约400多种、3000多件(幅)。

  如今,西沙海洋博物馆已经成为三沙市重要景点之一。她不仅是人们了解海洋、了解西沙、了解西沙官兵的重要场所,也是对官兵进行海洋知识教育、培养海洋观念的第二课堂。

   (作者齐平,乐亭人,京唐港退休干部。)  



告示:

乐亭文化研究会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乐亭文化研究会博客《乐亭牵情》http://blog.sina.com.cn/u/2696203315

欢迎留言、投稿!


上一篇:一夜桃花开[ 04-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