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乐亭发布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乐亭县人民政府 >> 走进乐亭>> 读乐亭>> 正文内容

乡音

文章来源:乐亭文化研究会会刊《读乐亭》65期 作者:刘文秩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22日 点击数:116 次 字体:

    每每接到来自天南北家乡人的电话,传递交流有关家乡或社会上的政治文化信息,那朴实纯正的乐亭乡音,总是让我激动不已。这些骄子(游子)早年参加革命,或到外地工作大多已有一个甲子甚至超过了一个古稀,鬓发已斑,却仍然保持着纯正的乐亭乡音,实在是让我感动。

  他们生长在乐亭这方沃土,曾经得到过滦河水的哺育,虽是少小离家,但他们始终不忘根在乐亭,时时刻刻关注着乐亭的发展变化。在与家乡人的日常交流中,对故乡的情怀最显著的表达方式就是纯正朴实的乐亭乡音。

  多年来,游子们身居外地,不管是在天南地北,甚至海外,只要是听到了故土乡音,就感到异常亲切,就会主动地相互问候,一下子就拉近了距离。

  长期以来,富有地域风韵的乐亭乡音,情牵着一代代乐亭人。当年,先人们怀着自己的梦想,以超强干练的精神素质,聪慧灵活的办事能力,在政界,军界,科学,文化艺术等各行各业取得了骄人的业绩,令邑外人刮目相看。

  由此还想到了我们的先祖为了生存,曾毅然闯关东做买卖,他们操着朴实乐亭乡音,迈着坚韧的奋斗步伐,足迹遍布白山黑水,当时,外地人,特别是东北人都评判说:“在东三省,只要有家雀的地方就有乐亭人的买卖。”先人们凭着超人的胆识和智慧,诚信的经营和勤奋,在商界开创了辉煌,涌现出一代代业界精英,带动了家乡经济文化教育的发展,因而富甲京东。文化教育的发展,奠定了家乡丰厚的文化底蕴,为子孙后代留下了宝贵的精神和物质财富。

  乐亭乡音属冀鲁保豫语言分支,和建国后国家推行的普通话只不过是一些文字在音调上有些许差异,因而国人都能听得明白,且容易接受。建国前,特别是清中叶后,先人们从事买卖经营中,随着经营规模不断扩大,文化素质越来越高、见识越来越广,经验也越来越丰富,语言格局、文明程度也不断升华,形成了具有富有地域文化特色的语言风格,在官场、在商界、在文化艺术界都有一定影响。所以当时的乐亭人,不管与多么大的人物、在多么大的场合,都保持自己的乡音,他们虽然少小离家、长期在外,但始终是乡音不改,在众多域外人面前,都以自己是乐亭人而自居。从前的乡俗,你要是出门做事一段时间,若回到家乡变了外地韵味,家乡故老听了是会不高兴的,谓之“撇关东腔”,甚至对这些故作态者嗤之以鼻。我地就曾有一个笑话:一个上关东“住地方”的年轻人三年后回家探亲,他见到村里人说话时就撇起了关东腔,人们就在他背后议论,指指点点。第二天一大早,他得意洋洋地去探望自己的族长二大爷。他二大爷一见他从关外回来很高兴,就问:“抓厮,啥时候回来的?”“他说:“昨晚儿。”二大爷一听他说话撇起了关东腔,立马来了气,撅着胡子张口就骂:“你小子上了两天半关东把老祖宗的味儿就变了,你坐你妈那个尿脚盔子?滚!”他一见二大爷来了气,赶忙灰溜溜地跑了出去。这件事在庄里留下了话把儿,从此,庄里凡是出门做事回家的年轻人在老人们面前谁也不敢撇腔变调儿了。

  其实,我们的先人上关东做买卖,他们不仅讲诚信,更是讲究做人,不忘根本——生他养他的乐亭这方沃土,突出的表现就是家乡的民风、朴实的乡音。而那些落户在外地之人,虽身在异乡,也无时无刻不心系着家乡,并谆谆叮嘱自已的子女不忘自己的“根”。而当年那些由东北回家的买卖人更是把在“住地方”养成的作人作事风气带回了家乡。他们有良好的文化修养、精神素质、高风亮节,遇事冷静大度,说话文雅,不说脏话,从不说不做低级下俗的事情,更不会因生活琐事与乡邻闹纠纷,打架骂人。当年,一些村民常有见人叫外号(绰号)的习气,而这些老买卖人不管见了谁,尽管是以外号享有“盛名”的人也是直呼其大名,不叫小(乳名)名,更不说叫外号了。用他们的话说:“叫大名,这是对他人最起码的尊重。”所以“老买卖人”在乡村里是深受群众敬佩的。就是见人就爱根据他人特点起外号的嘎咕人也没有给这些受人尊重的长者起外号的。当然,这些老者更厌恶别人用外号称呼人,对于当年外地人称邑人为“老奤儿”的雅号,更有微词。曾听老年人说过,古有“无商不奸”、“奸商唯利是图”之嫌,故乐亭人对“商”字多有忌讳,因之他们把自己从事的商事很婉转地换了一种说法,叫“住地方”、“做买卖”,学商者称之为“学买卖”从商事者称之为“买卖人”。当年,外地人以其语言特点曾将昌滦乐人称之为“老奤儿”(其实主要是乐亭人),这个雅号虽不能登大雅之堂,但私下已然叫响,他们也无力回天。以地域语言音韵获此雅号,已实属无奈,更不用说自谓之“奤商”之辞,遗憾的是,今却有人常以此雅称引以为荣,实在是让天堂故老悲也哀哉!

  建国后,国家推广普通话,学习使用普通话成为青年学生的必修课,这对提高全国人民语音素质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在日常生活中,各地的乡音韵味还是在当地民间保留着,因为人们长期以来的生活习惯、交流方式已形成了定式,是很难一下子改变的。甚至连广播员、文艺节目、大型会议的主持人也难免在场面上朗读,仍在不同程度上流露出自己的地域韵味儿。正像人们听了乐亭广播电台、电视台主持人播音后说:“这是乐亭味儿的普通话。”甚至还取笑说:“哈!这是带着高粱米味儿的普通话。”也有的文化人在对外接触和办事打电话时,为了显示自己有文化素质,不带自已的家乡话的韵味儿,用普通话交流,可刚说了两句,就露出自己的家乡话的韵味儿或土语,结果闹出很多笑话,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其实,乐亭乡音虽和普通话有些差异,但其语音地域韵味儿浓厚,吐字绵柔婉转,乐感鲜明,别具风姿,听起来让人亲和舒服。乐亭乡音的吐字和普通话的最主要的区别是二声三声上。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推广普通话时,老师曾指导学生们掌握读音技巧时说,普通话和乐亭语言是二三声颠倒。现在看来,这种说法虽不十分确切,但也基本说明了问题。乐亭乡音婉转优美,乐感丰富,由于文字和普通话有二三声的区别,所以三声文字运用在歌曲里,特别戏曲中作为韵脚却具有一定音韵优势,传统戏曲里,特别是乐亭影、乐亭大鼓和评剧中的唱词做为韵脚的三声文字都和乐亭语言的发音吻和,在长期的演唱实践中,乐亭民间戏曲的十三道大辙,都是老艺术家们根据乐亭的语音韵味儿总结出来的,因而很多三声文字在唱词、韵白韵脚中使用,而普通话里的二声发音则不行。在这一点上,作为冀东文艺三枝花的乐亭影、乐亭大鼓和评剧的唱词、唱腔中都得到了充分体现。不管三枝花哪个戏(曲)种,只要是同时学唱,其中乐亭人学唱的韵调总是比其他人唱得准确耐听,这和文词音韵的原始发音基础是有重要关系的。这主要是因为:源于故园的乡土艺术的者参与者,尤其是创作者多是家乡的文坛故宿,举人秀才,堪称文化精英,他们不仅有深厚的历史、文化知识,也十分熟悉掌握乐亭的民俗风情,地域韵味儿,在创作影卷、唱词时巧妙地溶入了大量民俗风情故事,民歌乐曲,乐亭地域的语言基调、音乐旋律特点贯穿始终,在戏曲中各式各样的人物,不论是帝王将相还是才子佳人,他们的唱词或宾白的吐字发音,处处体现的是乐亭地域风采,这也和昆曲、秦腔、河南豫剧、山东吕剧、山西梆子、河北梆子、东北二人转等地方戏曲一样,地方音韵特色已成为这枝民间艺术奇葩的细胞,成为她富有地域特点的艺术闪光点。所以当年域外人要想唱好乐亭影、乐亭大鼓书必须要到乐亭“正口”,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学好乐亭话,从前唐山地域内那些有成就戏曲艺术家都是这样做的,留下了“郑六三下乐亭”、“周文友到乐亭正口”和影界翘楚张绳武、张茂兰和靳文然等到乐亭学习乐亭话的传说。

  丰富多彩的乐亭乡音是由滦河水孕育而生,其语言风格是祖先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锤炼而成的。乐亭语言不仅富有丰彩的文词,更有婉转优美的吐字发音,与其说地域语言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乐亭语言就堪称乐亭文化的精粹了。优美动听的乡音乡韵,听起来乡情浓厚、亲切,难怪离家多年的游子寄情于故土乡音,只要是在电话里一接上话茬,就有说不完的家常话,来言去语,充溢乡情亲情,倘若在交流中再唠上几句故乡民俗土语,更觉亲切。多年在外,虽鬓发已斑,仍初衷不改。此时此刻,不管身处什么高位,他们都愿意听到的是来自故土的乡音,用他们的话说:“还是原滋原味的乐亭乡音好啊!”



告示:

乐亭文化研究会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乐亭文化研究会博客《乐亭牵情》http://blog.sina.com.cn/u/2696203315

欢迎留言、投稿!


上一篇:心目中的张文先生[ 04-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