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乐亭发布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乐亭县人民政府 >> 走进乐亭>> 读乐亭>> 正文内容

回眸拾情:昔日民谣拾零

文章来源:乐亭文化研究会会刊《读乐亭》67期 作者:陈士元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5日 点击数:0 次 字体:

 

乐亭,人杰地灵,广大劳动人民在不同历史时期,以敏锐的灵感和聪明才智,集体创造出大量民谣民谚,它不仅合辙押韵,便于记忆,而且更突出的是贴近生活实际,反映了时代特点。笔者在这民谣百花园中撷其几朵,以飨读者。

一、建国前

1、扛二年活,要二年粥,卖二年馍馍,导二年齁。

2、干痨气鼓噎,闫王殿上的戚(qiě)。

解说:这二首民谣流传于旧社会,第一首说的是旧社会劳苦人的经历和悲惨的命运,曾经给地主扛活做月,曾经讨饭要粥当叫花子;曾经背着箱子串街卖馍。最后落得个哮喘病,唯有等死。

第二首,干痨,即癌症;气鼓即肝腹水;噎,即噎食。在旧社会,由于医学落后,这三种病均为不治之症,肯定要去闫王爷那里报到的。

3、三十亩地一头牛,孩子老婆热炕头。

4、干柴细米,不漏的房屋。

解说:乐亭县于1947——1948年搞土改平分,穷人翻身得解放,随着新中国的建立,农民过上相对稳定的日子,当时,按富裕中农的生活标准就是“三十亩地一头牛,孩子老婆热炕头”,“干柴细米,不漏的房屋”。这也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二、建国初期

1、村看村,户看户,

   群众看党员,党员看支部。

解说:建国初期,政治清明,社会风气良好。广大农村呈现出积极向上的氛围。在大搞生产,交公粮、拥军优属、宣传《婚姻法》等方面,都是村与村相比,户与户相比,向好的榜样看齐,党员起模范带头作用,党支部是村里的核心力量。那时的村支部书记大多是经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考验的农村基层干部,他们对党忠诚,意志坚定,不脱产,无报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做到了“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干为孺子牛”。

2、高小毕业生,白搭六年工。

       初中考不上,师范不招生。

       实在没门路,柏各庄当民工。

       柏各庄活儿真重,抬筐真不轻。

       压得直趔趄,肩膀肿又疼。

解说:这首民谣流传于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当时,乐亭刚刚普及小学教育,要想上初中,那还是“望尘莫及”,因为全县只有两所中学(一中和二中),招生名额有限,有85%的高小毕业生考不上初中,而师范学校又不招生,只得回家参加农业生产劳动,白上了六年小学。但又觉得丢脸,找工作吧,又无门路,只有去柏各庄当民工。因为当时柏各庄正开发稻田地,仅乐亭县就去了几千名民工(也叫‘出外勤’)。由于那时生产条件落后,工程就靠人力,主要是俩人用一副抬筐抬土,劳动强度大。刚毕业的学生一般在十六七岁,又没有劳动锻炼,抬起大筐来,压得呲牙咧嘴,迈步直打趔趄,肩膀又肿又疼,于是人们就编出了这首民谣。

三、大帮轰时代

1、五八年,不用提,

先拔锅,后卷席。

拆房扒庙,投资献料。

解说:1958年大跃进,干部瞎指挥,大刮共产风。是年9月,成立人民公社,名曰“一大二公”,实则“一平二调”。随之,农村大办集体食堂,要求男女老少必须去食堂集体吃饭。大炼钢铁,把各民户的铁锅全部拔下,用以“钢铁元帅升帐”,把炕上的席子卷下,说是将要集体住宿。各村都把庙宇拆除,把一些房屋拆掉,拆下来的砖石木料,用以“水利投资”。就这样,胡乱折腾了一年。后来人们一提起来,就编了这首顺口溜。

2、工分工分,社员的命根儿。半年一评工,又打又闹乱哄哄。

3、出工如老牛(慢),收工如箭头(快)。半天两遍烟儿,躺着的打呼噜,坐着的扯闲白儿。

4、一等人,当书记,儿子闺女都出去;二等人,当队长,分配完活儿就往炕上一躺;三等人,当会计,算盘子一响了不的;四等人,跑外交,凡是条子都报销;五等人,赶马车,每天补助一块多;六等人,会溜须,天天总有好活计;七等人,饲养员,喂完牲口多消闲;八等人,当社员,苦活儿累活儿干个全。

解说:这三首顺口溜说的是七十年代生产队“穷过渡”时的情况。

第一首,工分工分,社员命根儿,是说当时社员们就是靠工分活着,头等男劳力一天挣10分工,头等女劳力一天挣8分工,年终决算分红,好的生产队每个工值六七角钱,次的生产队工值仅两三角钱。社员们没有出路,只能靠工分养家糊口。

第二首是说生产队大帮轰,社员们没有积极性,出工不出率。出工慢慢腾腾,然而收了工却急急忙忙往家跑干自己的事情。在地里干活儿,半天吃两遍烟儿(休息),歇着的时候,人们有的躺在地上睡觉,有的天南地北的说闲话。

第三首是说当时人事不公,干部社员分为八等。一等人当书记(指大队书记),最有权力,只要上边有招工的名额,就让自己的儿女去,好事落不到一般社员名下;二等人当队长,也算实权派,天天分配完活,有的是东转转,西绕绕,有的干脆往家里炕上一躺,不干活儿,一年挣的工分却最多;三等人当会计,掌管生产队的财权,很少下地干活儿,别人都得对他恭恭敬敬;四等人能说会道,给生产队跑外交,出去几天回来,拿一大把条子报销;五等人赶马车拉脚,天天有工,还一天补助一元多钱;六等人会给队长溜须拍马,队长总给分配好活儿;七等人饲养员,喂完牲口就闲呆着,一年365天全有工;最后就是八等人,老实巴交,只当个普通社员,一年尽干些苦活儿累活儿。这首顺口溜各地流传不一,但大同小异。

四、改革开放后

1、地一分,钟一摘,饲养处一拆。

2、交足国家的,留下集体的,剩下全是自己的。

解说:1978年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提出改革开放,农村开始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但是,由于多年来极左思想的束缚,联产承包责任制要真正实行起来还是困难重重。主要是各级领导思想未解放,怕犯右的错误,乐亭县就是直到1982年才落实的联产承包责任制。

第一首说的是广大社员群众早已对生产队“穷过渡”厌烦得很,都急切地盼望着把生产队的钟赶快摘下,把饲养处赶快拆掉;把土地赶快分配到户,唯有这样才能解决社员的温饱问题。

第二首是说,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头一年就获得了农业丰收,各家各户欢天喜地,交足国家的征购,留足集体储备,剩下的那么多粮食就全归自己,开始吃饱饭了。

3、乐亭人大裤裆,水管车子驮大筐。

没有闸,下脚趟,没有铃铛喊借光。

解说:这首风趣多彩的顺口溜,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初期,人们首先解决了温饱,继而手里有了些钱,就想添置用品,不少人家买了一辆大水管车子。这种车子是铁棍的,可以驮大筐,载重三、四百斤。适宜跑买卖驮货,下地驮些东西也方便。头一句,大裤裆,是乐亭人的传统习惯,也就是爱穿裤裆肥的裤子。车子后架可以一边驮筐,也可以两边驮筐。既然没有闸,只好用脚踩前轱辘就能减速停下。既然没有铃铛,遇上人多的地方,只能客气地喊:“借光了,借光了。”

4、旧社会,吃过糠,抗日战争扛过枪;

解放战争打老蒋,抗美援朝负过伤。

文革运动挨过整,落实政策多荣光。

解说:这首顺口溜指的是建国前参加革命的老干部。这些老干部,生长在旧社会,从小吃糠咽菜,受尽苦难。十六七岁就参加了八路军,扛起“三八”枪打日本鬼子。抗战胜利后,紧接着就转入解放战争,同蒋介石反动派打仗。建国后,又参加抗美援朝,在朝鲜战场上不怕流血牺牲,停战后,凯旋回国,转到地方工作。“文革运动中被划为“走资派”,挨批判,蹲牛棚,受尽折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拨乱反正,落实政策,重新回到工作岗位,继续发光发热。

5、过去是:秫米饭,白菜汤,老婆一个,孩子一帮。

如今是:大米饭,王八汤,孩子一个,老婆一帮。

解说:这首顺口溜是本世纪老百姓对领导干部的评说。它用对比的方法,赞扬了过去的干部(毛泽东时代的干部)同群众同甘共苦,吃秫米饭,喝白菜汤。结发的“糟糠之妻不下堂,”六七个孩子转来转去,如焦裕禄式的干部。而如今的一些干部却蜕化变质,成为腐败分子。他们倚仗权力,养尊处优,工作上无所作为,生活上腐化堕落。吃大米饭倒无可非议,喝王八汤那就是排谱,上讲究,与众不同了。一个孩子也无可非议,而老婆一帮就大有问题了。的确,腐败分子的共性就是:钱和色。他们生活靡乱,情人不少。但“美景不长”,党的十八大以来,这些贪官“东窗事发”,纷纷落马。

6、温室大棚摇钱树,农民家家都致富。

买了楼房买汽车,娶个媳妇十万多。

解说: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农村产业结构的调整,乐亭县的广大农民不再是单纯搞传统农业,而是与时俱进,建温室、蒙大棚、栽种反季瓜果蔬菜,经济效益高,一般的户收入几万元,有的户竟达10到20万元。几年下来,攒钱不少,这么多钱留着干什么呢?多数人家是为儿子在县城买楼,然后买车。最后给媳妇彩礼加操办还得10万多元。这也是当今社会的真实写照。

(作者陈士元,退休教师。)

 

告示:

乐亭文化研究会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乐亭文化研究会博客《乐亭牵情》http://blog.sina.com.cn/u/2696203315

欢迎留言、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