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乐亭发布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乐亭县人民政府 >> 走进乐亭>> 读乐亭>> 正文内容

回眸拾情:老家,老屋,不褪色的记忆

文章来源:乐亭文化研究会会刊《读乐亭》67期 作者:圆儿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5日 点击数:0 次 字体:

 

    老家位于滦河右岸,是个没有什么历史可追溯的小村庄,也没有原住民,祖辈大多是逃荒年代过来定居于此,连村名也透露着一股寒酸:五家子!我在这里度过了童年及少年时期,也因此,这里留有我最纯真的情感和一生都抹不掉的记忆。

我17岁离开老家到县城上班,说起来已经是上世纪的事了。走的那天是爸爸陪我去的,走到村口时,我莫名哭了起来,爸爸说:哭啥呀,上班是多好的事啊!我也明白能上班是令小伙伴们羡慕而又达不到的奢望,但那一刻我内心是慌乱的,有对家的留恋,有对离开奶奶的不舍,还有对外面世界的茫然,17岁毕竟还是一个孩子,但命运的安排都是冥冥中注定的,就怀着这样一颗忐忑的心,我从老家走了出来。这一走,和许多游子一样,老家就成了梦中也回不去的地方。开始的几年,我回家的心很迫切,尽管路途遥远,只要到假期,我唯一做的事就是回家,因为家里有奶奶,看到奶奶,那一颗漂浮的心似乎就找到了归宿,在外面承受的来自工作、人际及生活各方面的压力也暂时得到了释放,那时对爸妈的依恋并不是很深,奶奶就是我情感世界的全部。这样的日子过了4年,后来奶奶去世,我也成家到了更远的地方,父母移居县城,回老家的次数就少了,老家的样子越来越模糊,但心中那份惦念却越来越深切,以前的生活片段和老家一样都成了最珍贵的回忆。

在老家,我们已没有什么亲人,能让我们和老家产生紧密联系的也只剩下老屋。老屋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祖屋,而是唐山大地震后按政府统一规划新建的宅院,院落不大,是北方常见的3间砖石结构建筑,在上世纪70年代末,算是不错的居所。在不大的房子里,住着我们老少三代人,奶奶、父母及我们姐弟3人。那时候,生活很困难,吃饱饭都成问题。但我们有奶奶精打细算操持一家老小的吃喝大事,有爸妈起早贪黑风里雨里挣来维持全家生活用度的钱、粮,我们姐弟3人也算懂事,我们的生活在那个小村庄是温馨和谐的,这间老屋里装满了我们一家人的快乐时光。

前天弟弟上传了一张老屋的照片,虽说每年都回老家祭奠奶奶,但老屋年久失修又无人居住,每次也只是在车子里远远望上一眼,原本那一排整齐划一的老房舍,大多已经翻盖成宽敞明亮的北京平,远远看去,我家那低矮破旧的老房子特别显眼。看着照片,一股温情刹那在心中弥漫开来……老屋有我少年时代太多的记忆,有奶奶花白的头发和慈祥的笑脸,有爸妈恨铁不成钢的训斥和期待的眼神,更有我们姐弟3人嬉戏玩耍的欢快画面,尽管过去多年,但这种感觉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清晰。

我依稀看到姐姐从村西骑着自行车快速奔向家门,那时姐姐在县城一中读书,每个月会有一次回家周,这是我最期盼的时刻,一个月不见,说是想姐姐也是实话,不过说真的,我对姐姐从学校拿回来的白面馒头期待更多些。那年代我们刚刚解决了温饱,很少吃到细粮(大米、白面),姐姐在学校的食堂有粗粮细粮搭配的饭票,她舍不得吃细粮,吃粗粮也尽量节省,为的是每月回家把节省下来的粗粮换成细粮,然后都买成白面馒头带回来给我们吃,能吃上白面馒头我就像过节一样开心,所以对姐姐的想念也就融入了这白白的馒头里。姐姐从小就有的这份对家人和弟弟妹妹的惦念,至今想起仍忍不住泪湿眼眶。

在老屋,我和弟弟的印迹更多些,我们一起度过了少年时代,弟弟小我一岁半,从小我就带弟弟一起玩,他不像其他男孩那样调皮,性格略显内向,我说啥他都听,我俩从不吵架,我在家里是有名的馋嘴,有好吃的分给我和弟弟,等我的吃完了,总是忍不住再向弟弟要点吃,他也从来不拒绝,现在我都怀疑我是不是为了贪吃弟弟的东西才带他玩的呢?小时候的单纯是多么珍贵,我和他玩,他给我吃的,这对孩子们来说该是最简单、最纯真的情谊吧。还有更有趣的事,有时候爸爸会打到一只小鸟,也间或有学校老师送给妈妈的,这肯定是属于弟弟的牙祭,此时我一定是守着灶坑,等奶奶把小鸟烧熟,我已是迫不及待,等不到放凉,我就开始边吹边两只手倒换着,把烤焦的毛拔下来,把能择下来的肉给弟弟吃,骨头我嚼嚼过馋瘾,弟弟就安静的在那等着,给一口吃一口,经典的就是内脏部分,小鸟心、鸟肝那么丁点小我也送到弟弟嘴里,只有一样铁定要属于我“粑粑包给二姐”,然后心安理得把包裹食物的外面那层剥下来,放到自己嘴里,这算是我辛苦劳作的报酬,我甚至觉得自己那么乐于干这活,可能就是为了得到这个,也算吃上了肉。说来也怪,我馋得出名,咋就能忍住不吃其他的呢?也许世上的姐姐们都一样,照顾弟妹是一种责任,这就是做姐姐的担当。

在老屋,奶奶、爸妈是这个大家庭的中心,奶奶是一家人的主心骨,家里的大事小情爸妈都和奶奶商讨,一家老小的吃喝也都是奶奶一手掌管,奶奶是从旧时代过来的小脚老太太,一生命运多舛,历尽了世间的种种苦难,尝遍了生活的苦辣酸甜,但奶奶以她的坚韧和容忍走了过来,传递给我们的是人间的善良和大爱。所以爸妈敬重奶奶,尽管他们已完全承担起了家庭的责任,但奶奶仍是这个家的掌舵人,我们全家人就在这座被妈妈种满鲜花的小院子里,过着简单而又幸福的日子!

(作者圆儿,本名王月新,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告示:

乐亭文化研究会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乐亭文化研究会博客《乐亭牵情》http://blog.sina.com.cn/u/2696203315

欢迎留言、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