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乐亭发布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乐亭县人民政府 >> 走进乐亭>> 读乐亭>> 正文内容

回眸拾情:梦,遗失在海边

文章来源:乐亭文化研究会会刊《读乐亭》67期 作者:那片海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5日 点击数:0 次 字体:

 

清晨,从梦中醒来,梦见自己在一望无垠的海边,怀抱一大束雪白雪白的鲜花,光着脚,迎着落霞,在海滩上奔跑着……

从窗帘缝隙透过来的光便知,天已亮了。但,回想着这梦里的一切,仍陶醉其中。那海滩,那花儿,仍在眼前晃动着,久久不愿睁开眼睛,生怕睁开眼的一刹那,这一切消失的无影无踪。那是遥远的儿时玩耍时的画面,也是镌刻在我灵魂深处的画面,真想就定格在那儿,停留在那时那刻。那是我远去的童年,永远回不来的童年。这样想着,心似乎疼痛了一下,一串泪珠,从眼角滑落……

海边,海滩,一直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那里,有我儿时道不尽的酸甜苦辣。其中的甘苦,像一道疤,刻在记忆的年轮里,经过风霜的洗礼,成为人生的一道风景。每每想起,像一道电石火花,直击你的心灵。
    十二、三岁的年纪,整个夏、秋的星期天,我和妹妹都要去海边割盐蓿。割回家,发酵了用来喂猪,那时候,农村养猪是最重要的副业,我们姐妹便承担了割猪草的任务。星期天早饭后,和妹妹推着独轮车,带着两三个大约一尺半粗细,四五尺长的布口袋,一袋干粮,一瓶水就出发了。那时候的社会治安比较好,孩子们出门,大人们并不担心。从家东行到海边,一个叫“二井”的地方,十几里的路程,大概走一个多小时。海边上,是一望无际的盐碱滩,这里生长着盐碱滩上特有的一种海菜——盐蓿,我们寻一个盐蓿长得茂盛的地方,停好车,拿起镰刀,挎上篮子,就开始干活了,嫩嫩绿绿的盐蓿一丛丛的生长着,遍布滩涂,割满了一篮子装进口袋,再去割下一篮子,直到太阳西斜,才差不多将三个口袋装满,大概有七八十斤重。然后,装车回家。
    那一望无际的海滩,是我们永远也走不完的工作台。那时的天,总是晴空万里,耀眼的太阳顶在头上,无遮无拦的海滩,滩涂上白花花的盐碱泛着亮晶晶的光,整个人都被阳光“沐浴”着。为了干活方便,很少戴帽子,妹妹爱出汗,什么时候看她,都是满脸的汗水,头发被汗浸的一缕缕的,紧贴着头皮,记忆里的她,白皙的脸,忽闪着两只大眼睛,梳着两个小辫子,太阳晒的头皮都冒油,她永远是汗涔涔的样子,看了让人心疼又怜惜。每个人的脸上永远都有淌不完的汗水,汗水流到嘴里,咸的、苦的,和在一起,咽到了肚里。汗水流到眼里,合着泪水又淌了出来,擦一把,也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
    海边干活的日子虽然艰苦,也会苦中寻乐。菜割得差不多的时候,我们就在滩涂上游戏玩耍。躺在晒的热乎乎的海滩上,做着白日梦。想着学校里的篮球场总是坑坑洼洼的,这里又宽敞又平整,在这里建一个篮球场该多好。有的时候,我们捉一种我们俗称“药包子”的小螃蟹。海滩上,爬满了这种小蟹。指甲盖大小的它们,千军万马似的爬满海滩,而且跑得极快。至今,我也没弄明白,海滩上没有食物,它们在跑来跑去的忙什么呢?我们找到一个目标,蹑手蹑脚地悄悄靠近,小家伙们的耳朵极灵,听到有一点动静,人还没到跟前,就刷的一下跑远了,而且很快就钻进洞里。见一个有了动静,附近其他的小螃蟹也跟着齐刷刷地钻进洞。那阵势,像风扫落叶,瞬间海滩上干干净净,全不见踪影。这种小蟹跑得又快又灵巧,你怎么小心也捉不到它们,只有看着它钻进一个洞,然后去挖。洞口又细又窄,很快洞就被埋了,常常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也不见小螃蟹的踪影。
    秋天是浪漫的季节,秋天的海滩也是最美的。海滩上的盐细被季节染成了红色,红的,绿的,色彩斑斓。远远望去,那红色的海滩,像天边的霞,透着激情,殷红着你的心坎,让你兴奋不已。我最喜欢的,是秋天海滩上盛开的一种白色的小花儿,至今也不知道它的名字。一种草本植物,半人高,花枝上没有叶子,长得像梅花鹿的角,枝枝叉叉,开满了满天星一样的小白花儿,一团团,一簇簇,星星一样,美极了。我总是采个满把抱满怀,学着电影《卖花姑娘》上小女孩的台词:“先生,买花儿么?”。这是艰苦的日子里最美的画面。这种花儿,干了也和鲜花一样的漂亮。所以,若干年后,我仍恋着这白色的小花儿,想着采了它做成干花儿,插在花瓶里。然而,几次再去海边,那一望无际的滩涂成了一望无际的水产养殖场,这大片的盐蓿和这花儿都一起消失了。花儿,终是没有找到。那满目的云霞和星星似的花朵儿只留在了记忆里。
    儿时的海滩,海滩上的风景,再也寻不见,只是偶尔跌落在我的梦里……

    (作者那片海,本名王月明,乐亭人,石家庄市退休公务员。)

 

告示:

乐亭文化研究会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乐亭文化研究会博客《乐亭牵情》http://blog.sina.com.cn/u/2696203315

欢迎留言、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