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乐亭发布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乐亭县人民政府 >> 走进乐亭>> 读乐亭>> 正文内容

回眸拾情:赶海遇险记

文章来源:乐亭文化研究会会刊《读乐亭》67期 作者:苏玉志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6日 点击数:0 次 字体:

小时候常听的一个词就是“赶集”,那是指大人们到附近的集市上去进行交易。由此又延伸出一句话叫作“三八赶集,四六不懂”,那是绝对的贬义。所谓赶就是尽快或准时到达之意,因为集市是在指定的日期、限定的地点和时间开设的,必须按时赶到,不能错过,错过了,就交易不成了,所以一定要努力地去“赶”。类似“赶”的活动还有不少,如“赶会场”、“赶脚”、“赶考”、“赶海”等等。

    赶海就是赶在大海退潮后,在滩涂上拣拾或捞取一些海产品,如海蟹、贝蛤之类的。家乡所在的村子广义上说是濒临渤海,但毕竟出门还见不到海面,夜晚也听不到大海的涛声。所以,以赶海为生的人并不多,只在农闲时,抽空儿往海上跑上几趟,拣点海货,我也有幸见识了一番。赶海必须了解海,起码要清楚什么时候涨潮、什么时候落潮、什么地方有海货、什么时机最安全。因为大海只有蕴藏之功,没有施舍之力,一切全靠赶海者的努力。

    那次赶海的活动人们叫作“耪蛤蜊”。参与者是当庄十来个人,由一位懂海者领头儿。一夥人老少皆有,我是年龄最小的,约十四五岁。这支赶海小队,头顶酱蓬篓,肩扛大锄头,一只柳编挎篮,外加一根苘麻绳子,这就是全部装备了。集合在大槐树下,人到齐了,领头者吆喝一声“走啦”!大家扛起锄头,拎上篮子,顺序“开拔”。一行人老老少少,高高矮矮,参差不齐,每人肩上一把锄头,走起路来散散拉拉,摇摇晃晃,恰似一支“肋脦兵”。跨过莽莽的大沙坨,走出柳林密布的海舖,突然眼前一片豁亮。汪洋大海,天水相连,无边无际,尽现眼前,似乎一下子出气都变得更加舒服了。海潮不知何时已经退去,剩下一望无际的黄色大沙滩(滩涂),任你驰骋。人们说是越靠近里边蛤蜊会越多,所以我们跨过了两道无水的潮沟,总算到达了目的地,一片沙质大滩涂。大家兴冲冲地放下锄头,披挂上阵。麻绳一端拴在锄钩子上,另一端缠在腰间,将锄板吃进沙滩5——15公分,倒退着慢慢向后耪,后退时精神高度集中,一旦听到“咔嗤”一声响,说明“有货了”,赶紧停锄,猫下腰到锄板下去抠取,一定不会失望。抠出来戴着各样美丽花纹的蛤蜊会让人看了着迷,遇到大个儿(拳头大小)或特殊花纹的总是禁不住向夥伴们炫耀一番,托起一只蛤蜊大喊大叫:“喂,你看这个大家伙!”。随着时间的推延,汗水的增加,篮子里的货也逐渐丰满起来。而越丰满人们的干劲就越大,似乎忘记了饥饿和回家。但领头人还是喊话了:“快涨潮了,收拾收拾,回家走啦”!享受着快乐的人们,耳朵听着不断响起“咔嗤”声,眼睛看着逐渐丰满的篮子,很多人都陷入留连忘返的地部,领头人不得不发出更严厉的警告:“再不走就走不成了”!经过再三警告和催促,人们才不得不收手,可是已经晚了,尽管作业的滩涂还没见扑来的潮水,但当拎着沉重篮子走到来时路过的潮沟边时顿时就傻眼了,那里已被潮水灌满,不能蹚过了,并且潮水还在涨,且来势汹汹。脚下的滩涂很快就被潮水覆盖并灌满了,这下子大家都吓坏了,茫茫大海,寥无人烟,只有几只海鸟在头上飞来飞去,不知是在嘲笑还是在发出警报。那时没手机,上哪儿去求助啊!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天无绝人之路,就在面临被汹涌的海水劵走的千钧一发的当儿,奇迹居然出现——救星来了—— 一只落帆的渔船缓缓驶来,不知它是赶潮路过,还是发现了落难者,特意来营救的。船停在了我们的身边,大家跌跌撞撞地拼命爬上了船舷,惊魂得定后,回头再看看刚刚走过的滩涂已变成了汪洋一片。真险呐!潮水原来这么可怕!我们终于上船了,大海的魔鬼——虾兵蟹将们,肯定会很失望,眼见着就要到手的猎物或俘虏就这样溜走了。我们得救了,大家为死里逃生而庆幸,为好心人相救而感激,道不尽的谢,忘不了的情。

    好险呐 !回过头来想,如果在出发时,先给大家打个预防针儿,有人能交代一下此行的的注意事项,也许不致于后期出现因恋战而延误撤退时间,从而导致了一夥人几乎命丧大海险情的发生。

(苏玉志,蚌埠坦克学院原政委。)

告示:

乐亭文化研究会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乐亭文化研究会博客《乐亭牵情》http://blog.sina.com.cn/u/2696203315

欢迎留言、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