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乐亭发布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乐亭县人民政府 >> 走进乐亭>> 读乐亭>> 正文内容

回眸拾情:回顾电力所那辆毛驴车

文章来源:乐亭文化研究会会刊《读乐亭》67期 作者:宁舍 李作安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6日 点击数:0 次 字体:

 

漫步乐亭城乡旷野,各式各样不同规模的现代化电力设施巍然屹立,展示着雄姿,特别是在建设维修时,那一辆辆往来穿梭的各式车辆、机具发挥着巨大威力,我做为“光明事业”的过来人,不由得回想起当年电力事业起步年代的桩桩往事,思绪连篇,不胜感慨。这里,我就先从电力所的那辆毛驴车说起吧。

(一)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县电力所(电站后身,供电公司前身)有一辆毛驴车。有人会问,毛驴车是农家使用的生产工具,那么一个电力部门要它何用呢?

若说起这辆毛驴车,那可是非同寻常。它曾为我县电力工作做过突出贡献,也可称是电力战线上的功臣。

1960年春,我县为全面解决生产和生活用电问题,开始使用国家电网供电。首先为县城、大黑坨及汤家河、闫各庄、新寨、汀流河各镇架设了10千伏高压输电线路。接着邻近各条线路的村庄及驻军、工厂也架设了分支线路,并先后通电。由于当时电力物资短缺,全部采用木杆。为延长使用寿命,在其根部地面下半米涂上了一层防腐沥青(俗称臭油)。

到1963年,由于木杆根部长期受浸蚀逐渐腐烂,一旦遇到恶劣天气,受到外力破坏,有时便造成倒杆停电的严重事故。

(二)

为解决倒杆问题,技术员采用既快速又经济的处理措施:在腐杆根部打绑桩(主杆接腿)。方法是先在主杆根部挖好杆坑,埋实一根三四米长,直径和主杆相配的木桩(杆腿儿),并紧后在地面以上1米处用木钻各打一通眼儿,穿入两根穿钉索紧,再用8 号钢丝在穿钉两侧各缠5道,用卡钉固牢,这样仍可继续使用。

为及早掌握全县2000多基电杆腐烂状况,主任和技术员组织全体干部职工,逐线路、逐杆基检查了一遍,并做好了详细记录。汇总后根据各条线路上电杆腐烂程度安排先后处理。

最初去线路上绑桩时,都雇用运输社的马车拉杆腿儿及工具材料。但需要打绑桩的腐杆不在一处,往往还相距六七里地。由于路远绕道费时间,一拨人一天只能打三四基杆子,而马车一天运费就得20元,且只拉三四根杆腿儿,重量不过二三百斤,这样长期下去太不划算。后来经全体职工干部研究,为了节省开支和使用方便,决定由本单位购置一辆毛驴车用来打绑桩、换电杆、轮换变压器等。1963年2月,经新寨电站联系,从陶庄公社党各庄买了一套适用的毛驴车。

这辆车车身较短,我们就用铁管和薄铁片焊成车厢,并找来飞机上退役的车轱辘安装上,外观虽不大受看,但结实耐用。毛驴灰褐色,雄性,七岁口,个头中等偏上,看上去精力旺盛,强健有劲。卖家说它干活实在,不藏奸、不耍滑,只顾向前,不愿后退。毛病是性子暴烈犟性,爱撒欢、爱瞎跑,有时不大听使唤,使用时要多加小心。而我们多是年轻人,血气方刚,身强体壮,腿脚灵便,根本不在乎它。

(三)

驴车做好后,人们情绪高涨,并用两天时间盖成了车棚和驴棚。车省心好办,往棚子里一推便完事大吉了。而那毛驴可就麻烦了。它是活物,天天要吃要喝,必须首先解决饲草问题,经和王庄上第二生产队协商,把单位厕所的大糞和牲口棚的驴糞无偿地赠送给他们,他们常年供给驴吃铡好的饲草。那年头化肥紧张,经济困难,生产队大多使用有机粗肥,这样互补互利,因而一拍即合。

饲草问题得到解决,可毛驴谁来管理喂养呢?初时人们觉得新鲜有意思。都争着抢着去添草饮水,可没过几天热乎劲儿就减了一大半。因干一天活儿大家累得够呛,再伺候它就感觉乏力腻烦了。这样一来,去驴棚的越来少,有时,因添草饮水不及时,把驴饿得“哇哇”乱叫。尤其是夜间,扰得四邻都不得安宁。为长远解决喂驴问题,主任最初想从农村雇个专职饲养员,但上级没批。最后只好开全体会商定:全体职工干部(共56名)轮次喂养,连打扫牲口棚在内,每天俩人,按顺序循环轮流值日。月终要评比,并与当月奖金挂钩。从此,毛驴便“安居乐业”了。

(四)

为了保障全县高压线路安全支行,做到防患于未然,我们每天都派人赶着驴车拉着杆腿儿去线路上打绑桩,或拉着新木杆更换已不合格的旧木杆,拉着检修后试验合格的变压器,轮换时间长的老变压器,既方便又快当。我们天天活跃在野外高压线路上,虽然辛苦劳累,却乐此不倦。毛驴也渐渐改掉了嘎咕脾气,温顺听使唤了。我们之间成了亲密的伙伴和战友,为全县高压线路安全供电并肩奋战。

1963年大年三十一大早,北风凛冽,雪花飘洒。此时于家寨公社嵩林打来电话,说他们庄西高压线路上一根木杆因夜间刮风从根部折断,造成该线路跳闸停电。要求电力所尽快去人检修,渴望修好后能节日用电。值班负责人得知情况后,当即派我们5个人套上驴车,装上杆腿儿和工具材料去处理这一事故。

一路上我们顶风冒雪,驾着驴车急速赶路。到达现场后,马上脱掉棉大衣,先抡尖镐打冻层,后挥铁锹挖杆坑。因又急又累,虽是数九寒天、滴水成冰的天气,却人人汗流满面。杆坑挖好后,随即埋牢杆腿儿,扶正主杆,打通透眼儿,拧固穿钉,缠紧钢丝。到10点多钟便处理完毕。恢复了送电。大队干部及社员们在家突然见灯亮了,乐得欢欣鼓舞,好多人跑过来向我们表示感谢。说大冷天这么早就赶来为我们检修线路,而且自己赶车拉来材料工具,自己打冻挖坑,干这又脏又累的活计,而我们却没出一点力,真是过意不去呀!为表示谢意,他们非留我们过年吃饭为可。对村民们的盛情我们婉言相谢,并说,过年期间值班人员少,万一别处出事故我们需忙去处理,不能耽搁时间,必须马上赶回去。说罢都跳上驴车,扬鞭打道回府。

1964年初春的一天上午,聂庄公社苏各庄大队书记匆匆赶到电力所,说他们大队一台30千伏安变压器因部件出故障停电。社员们正在麦田急着浇返青水,想请电力所帮忙暂请借他们一台以解燃眉之急。主任答应后,技术员马上派我们三个人将一台新变压器及工具材料装上驴车,然后一溜小跑,10点多钟便赶到了现场。社员们见送来了新变压器,个个喜笑颜开,赶紧上前帮忙把旧变压器从变电台上卸下来,将新变压器吊上去,固定好,测试合格后即刻送电,总共没用上40分钟,社员们高兴地说:“你们亲自赶着驴车送来新变压器,为我们及时浇麦田返青水帮了大忙,今年小麦大丰收,这功劳有你们一半呀!”

1965年仲夏的一天中午,大黑坨高压线路上胡坨西地一根高压电杆被拖拉机拦腰撞断,造成了该线路大面积停电。当时,县领导打来电话说,省里有个参观团来乐亭,要去大黑坨参观李大钊故居纪念馆,要求我们尽早把线路修好,保证晚上纪念馆用电。

为了赶时间,我们7人接受任务后连午饭都没顾上吃,就将1根10米长的新木杆及工具材料装上小驴车马上出发。因车身短,电杆长,驴车摇晃不稳,为防止发生意外耽误时间,一路上我们在车前、车后、车左、车右得有两人跟着谨慎监视保护。俗话说:“炎夏晌午毒日头,活活晒死老黄牛。”由于天热、道远、载重、事急,人人气喘吁吁,汗流浃背。毛驴更是汗如雨下,顺尾尖儿直流。到达现场后,大家不顾炎热疲劳,卸完车立即挖杆坑,撤旧杆,立新杆,在杆上把横担、瓷瓶组装好,将导线绑扎牢固,一切完成后,马上恢复了送电。我们因工作时间长,又饿、又渴、又累、又热,有人还差点儿中暑。

县领导对我们的工作很满意,说我们是一支雷厉风行、能打硬仗的电工队伍,应该表扬和嘉奖。

第二年6月,正当电力事业蒸蒸日上、迅速发展之时,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电力所职工干部一夜间丧失理智和团结奋斗精神,犹如一盘散沙,四分五裂。大部分人都追随潮流丢手生产,到社会上“投身革命”去了。造反派们说主任是只抓生产,不问政治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大会批、小会斗,最后被夺权下野了。又说技术员是只专不红的技术权威,没资格再指手划脚地指挥生产,也让其靠边站了。至此,电力所瘫痪,只剩下几个家庭成分不好的和没“革命组织”的人员勉强处理一下临时事故。可怜为电力工作做贡献多年的毛驴因无人管理喂养,时常遭受饥渴的痛苦。它那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样子,全然失去了以往的气势雄劲。后来被造反派连驴带车廉价卖给了韩坨大队。电力所毛驴车时代宣告结束。

(五)

回顾电力所这辆毛驴车,从1963年到66年仅3年多的时间使用它打绑桩近千基;轮换变压器百余台;更换电杆200多根。为保障全县高压线路安全供电做了很大贡献。

光阴飞逝,时过境迁,毛驴车时代迄今已近60年历史了。如今,电力事业发展虽然突飞猛进,交通工具逐年改善,但昔日艰苦奋斗的精神我们的后代切切不可忘却,还应继续发扬。电力工作有今天的辉煌,毛驴车功不可没,乐亭电力事业发展史上应载有它们的光辉一页。

(作者宁舍,电力局退休干部;李作安,水利局退休干部。)

 

告示:

乐亭文化研究会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乐亭文化研究会博客《乐亭牵情》http://blog.sina.com.cn/u/2696203315

欢迎留言、投稿!

 

上一篇:回眸拾情:赶海遇险记[ 10-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