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乐亭发布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乐亭县人民政府 >> 走进乐亭>> 读乐亭>> 正文内容

红色记忆:故居(北京)门前旌大钊

文章来源:乐亭文化研究会会刊《读乐亭》67期 作者:俎壮存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6日 点击数:0 次 字体:

    这是2020年7月30日下午发生在李大钊故居(北京)门前的一段颇具戏剧性的故事。

    除笔者外,故事的主要参与者还有来自湖南省娄底市的一对退休干部夫妇、浙江嘉兴职业技术学院的一位教授和她的女儿,故居(北京)邻居及管理者各一人。

   故事的背景,可谓一波三折……

    客居京城多年,早就想往位于西城区佟麟阁路文华胡同的李大钊故居瞻仰,但却一直未能如愿,致成心中块磊,念念不忘。庚子春节后,因缘疫情故,我在家中办公,属于自己支配的时间相对宽松起来,因而寻机往拜、以偿宿愿的欲望愈发强烈和迫切了。

    2020年7月11日下午,北京源自新发地的疫情甫一趋稳,我便冒着酷热,自家中步行,(为减少感染机率,方便问路)穿街过巷,一路打探,行程约11公里,用了3个小时,于4时许来至南北走向的文华胡同北口。令人失望的是,当我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地拿出手机给卡口值守人员出示绿色“健康宝”,并主动提出登记相关信息时,却因该地区疫情管控令尚未解除,不得越胡同口“雷池”半步!只好在口外拍了几幅照片,尔后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地悻悻而归。

    盼望着,盼望着,盼望着疫情防控等级再降,盼望着宿愿尽快得偿……

    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在北京市、大连关联确诊病例清零、该地区防控等级下调至低风险的第二天,也就是距上次未果19天之后的2020年7月30日下午,因轻车熟路,我谨用了40分钟即又一次来到了文华胡同口。此时,卡口虽在,但已免验码、测温、登记,可径直进入胡同,真个教人喜出望外!我抚着狂跳的心,默念着:大钊同志,我可敬的先辈,您家乡的一介小民,马上就可以在您京城生活、工作、战斗了4年的居所,亲身感受您的生活气息、体验您的人格魅力、学习您的战斗豪情、继承您的伟大精神了!

    正所谓“佳期难得,好事多磨”,孰料故居门前又泛澜波!当我大步流星,如小跑般至故居大门口时,却见双阖紧闭,无人出入——这是为什么?

    正当不知所措之际,一佩戴着胸牌的中年女同志开门走了出来。我疾步迎上前,垦切地和人家请求说:“同志,我是专程从李大钊的家乡乐亭县来瞻仰他在北京的故居的,19天前已来过一次,但当时连胡同口都没进来,这次已到故居门口了,您能否通融通融,让我进去瞻仰瞻仰?”

    这位女同志虽惊喜却无奈地说:“老同志,您这种精神太令人钦佩了!相信李大钊同志定会为有您这样痴情的老乡而欣慰!不过,制度就是制度,包括您和我,无论是谁也不能破例的。请您理解!”“那您估计啥时候能开放?”“这我虽然不敢十分确定,但今年年底前开放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了……”听罢此言,我虽感大大失落,却也无计可施,只好在门前拍(录)了几幅(段)照片、视频,然后沿300米长、东西走向的胡同漫步徜徉,并将两旁边墙上记录、反映李大钊同志在此胡同居住期间从事重要革命活动的多幅壁画摄入镜头之中。

    约一个小时过后,当我再次返回故居门前,朝着院里三鞠躬、向大钊同志致敬告别时,拙文开头所谓“戏剧性的故事”发生了:

    当我礼毕,口中默念颂词的话音甫落,一位坐在轮椅上的故居“邻居”操着一口京腔对我说:“老师傅,您是乐亭人,是李大钊同志的老乡,您一准儿知道李大钊的不少事吧?那就请您给这几位同您一样来参观却不能如愿的同志讲讲李大钊吧!我已向他们介绍了您,劳驾了您哪!”

    我随即再仔细环顾了一下门前,哦,果然有4位妆束打扮明显异于京城胡同百姓的外地访客,正在用“柳暗花明”般期待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我,不约而同地迅即围拢上来,(各自保持着安全距离)自报起了“家门”——

    4人中与我年龄相仿的2位是来自湖南省娄底市、从事多年中共党史研究工作的一对夫妇,退休后来京城给在中办工作的儿子带孩子。2位女同志是母女俩,母亲50岁上下,是浙江嘉兴职业技术学院的思政课教授,来京探望在某著名高校读研的女儿。4人皆是因慕名瞻仰李大钊故居未果而抱憾不已,欲离开之际,被这位邻居一句“这位李大钊的老乡,说不准能给你们讲些东西呢”的热情话语,把将熄之火重新点燃!

    “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同样的追求,同样的目标,同样的心绪,使我们5人在李大钊故居门前邂逅相聚,真乃巧遇奇事!人说“无巧不成书”,信然!信然!

    我虽身无长物,人微言轻,但热爱敬仰大钊先辈,继承宏扬大钊精神,乃义不容辞,孜孜不倦,遑论对象地点!天赐机缘,弥足珍贵,岂能再留丁点遗憾!我静了静心,指了指轮椅上的老邻居,诚恳、坦率地对几位讲:“谢谢这位老同志的信任和推荐!谢谢来自毛主席家乡和嘉兴南湖之畔的几位对李大钊同志的敬仰和向往!各位都是研究李大钊的专家,学养丰厚,我首先要向你们学习!大家有啥问题尽管提,我一定倾己所知,虚心汇报,与大家交流沟通,共同探讨。”

    接下来,我便针对这几位同志提出的诸如李大钊为何未参加1921年7月在上海和嘉兴南湖召开的中国共产党“一大”、却参加了1924年1月在广州召开的国民党“一大”,李大钊与毛泽东、周恩来、陈独秀、张申府、罗章龙、张国焘、孙中山、鲁迅、蔡元培、胡适、章士钊之间的关系,李大钊被捕后杨宇霆的几次狱中“劝降”等问题(事件),用自己掌握的相关资料与几位进行了认真、广泛的交流;此外,我还给他们讲述了李大钊的几段轶闻。几位听得聚精会神,饶有兴趣,不断颔首称是。特别是那位年轻女孩,更显激动不已;渴求知识的一双大眼炯炯有神、若有所思,彰显了当代青年追求理想,崇尚英雄,不负使命的精神风貌。大家异口同声地说:“您讲得材料翔实,有理有据,激情四射,生动感人!不瞒您说,对于李大钊同志的生平和贡献,我们算粗知一二,上海、嘉兴南湖、北大红楼我们也都去瞻仰过,但感觉唯有故居(北京)门前您的讲解非同寻常,令人深记不忘!谢谢您了,老师!”

    人说天道酬痴,果真良机又见!我摆着手,欲说的客气话还未出口的当儿,那位轮椅上的“邻居”再次对我发声:

    “老师傅,你们乐亭不仅出了个李大钊,我还知道乐亭土肥水美,是冀东粮仓呢!我在评剧团工作过,演《杨三姐告状》时,我们就经常议论乐亭呢!”我拱手施礼,琅声说:“谢您啦,老同志!谢谢您对乐亭的熟悉和夸赞!您既然提到了评剧《杨三姐告状》,那我就告诉大家,此剧之所以能顺利演出,此事件之所以在100多年前能传遍大江南北,李大钊同志功不可没呢!”于是,我便将李大钊同志当年在唐山亲自看《杨三姐告状》以示鼓励支持的往事予以简述。见听者聚精会神,兴致盎然,我想,正好借机宣传一下家乡乐亭,岂不妙哉!我便接着说:“咱们这个年龄的人对电影《英雄儿女》和当年风靡全国的表演唱《老两口学“毛选”》都比较熟悉吧?我可以自豪地告诉大家,英雄王成的原型赵先友、那首表演唱的词、曲作者宋国生可都是我们乐亭人呢!”

 “真的?!”几位不约而同地惊叫了起来。   

    我又说:“最近几年,各位可能看(听)到某某某頻頻出镜,说自己才是王成的原型,云云。我可以负责任地、明确地澄清,这完全是枉顾事实,别有用心!”于是,我从巴金先生是在赵先友生前所在连队体验生活后才创作了小说《团圆》,毛锋等人又将该小说改编成了电影《英雄儿女》,巴金老“王成式的战斗英雄——特等功臣赵先友”题词的惟一性,赵先友的儿子、笔者高中同学赵绪文父子先后在其生前部队锤炼成长,特别是任何成功的文艺作品,都是歌颂英雄气概、宏扬牺牲精神,而绝不会用被俘(无论何故)者当做正面人物的“模特”等诸方面一一论证:乐亭的赵先友乃英雄王成最主要的原型,无他!我说:“当然,文学创作不能完全等同于生活真实。王成身上就浓缩着千千万万个最可爱的人的道德品质和精神风貌,他们都是毛泽东的钢铁战士,值得我们永远敬仰和歌颂!至于打着重构历史旗号、怀着贪功自诩私欲的个别人,实在可耻可恶!”

    我话音甫落,众人便纷纷击节称好,拍手示赞。4位外地访客更是喜形于色,话语铮铮:“讲得太好了!您这番话教我们受益匪浅,感念终生,不仅使我们对伟大的革命先驱、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李大钊同志有了进一步、全方位的了解,而且还详知、记住了他的故乡乐亭!今后,我们一定会把您刚才真情演讲的内容,传播给我们的亲朋、邻居和学生,教更多的人牢记使命,把大钊精神发扬光大,把共产主义事业薪火传承!今天收获颇丰,不虛此行!”

    听着由衷的赞叹,看着虔诚的表情,我格外欣慰,为擎旗自有后来人,为又一次给旌扬大钊精神、宣传家乡乐亭作了丁点事情!

我顺势而为,拿出打印的《颂大钊》短文,分发到4位外地同志的手中,诚恳地对大家说:“欢迎各位到我们乐亭做客,去瞻仰大黑坨的李大钊故居,去参观位于县城青春广场的李大钊纪念馆,亲身感受一下李大钊同志“……在襁褓之中即矢怙恃,既无兄弟,又鲜姊妹,为一垂老之祖父教养成人……钊自束发受书,即矢志努力于民族解放之事业,实践其所信,励行之所知,为功为罪,所不暇计……”豪迈情怀,去亲眼目睹大钊故乡乐亭——这颗镶嵌在滦河右岸、渤海之滨的璀璨明珠的熠熠光彩吧!”

(作者俎壮存,中学退休教师)


告示:

乐亭文化研究会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乐亭文化研究会博客《乐亭牵情》http://blog.sina.com.cn/u/2696203315

欢迎留言、投稿!